中国古侠/仙侠风作品_The One Studio

The One Studio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作品精赏1

中国古侠/仙侠风作品


“帝子降兮”来自于先秦诗歌《湘夫人》的第一句“帝子降兮北渚”,所以这个特别篇应该说的是湘君湘夫人成为阴阳家长老的故事,在君临天下中湘君湘夫人马上要登场,这个特别篇是为出场做铺垫。音乐方面,仍继续由中国动漫游戏第一音乐制作厂牌The One Studio全程操刀。The One Studio2008年起作为《秦时明月》系列的御龙音乐制作团队合作至今,以其古意盎然、华美壮阔的曲风和成熟的编曲制作手法为动画赢得了业界与市场的一致好评。此次The One Studio为特别篇作曲、编曲、制作、录制的同名主题配乐《帝子降兮》,配合制作精良的画面效果,为大家奉上了神秘唯美、悬念迭起的视听盛宴。


音乐赏析:

可以说,这首或唯美,或幻想,或悬疑,或柔婉的曲子,像是一支上好的狼毫,用藤黄、朱砂、广花、水墨,工笔细描,一点一点为我们画出了阴阳家首领湘君与湘夫人之间的爱恨情仇。


琴声箫声鼓声在此刻响起,空灵剔透,不参一丝杂质,无论是画面色调体现出的诡异迷离之感,还是人物眼神中的凄艳动人,都可以说是环环相扣,故事氛围的渲染十分到位。开篇音乐中运用中国调式和日本调式的结合,箫突然拔高的音调,与琵琶随之而变化的旋律伴着湘夫人“君不行兮夷犹,蹇谁留兮中洲”让观众悬念重重、气氛诡谲。潇湘谷中隐藏着怎样的秘密?天地仿佛都静了,时间静止,洪荒俱寂,唯有这清冷的箫音鼓声悠悠响起,似层层迷雾。几种乐器依次出现,铺陈交叠,最后升华,拉开湘君与湘夫人爱情中真实与梦幻界限的帷幕。


弦乐缓缓,遍地红色妖异的曼珠沙华疯狂地裹住湘夫人刻骨的寂寞,和对湘君无限的思念。曼珠沙华是开在黄泉之路的花朵,在那儿大批大批的开着,远远看上去就像是血所铺成的地毯,红的似火,因而被喻为“火照之路”。彼岸花在花落后叶才生,花和叶是不能见到的,于是有人煽情的用它来比喻没有结果的爱情。配乐中使用弦乐擅长的长线条旋律来表现湘夫人的爱恨交织,而钢琴在高音区辅助点缀灵动而诡异。随着湘君无法面对深爱之人为爱离世的事实叹息到“纵使相见亦如不见”时,弦乐的蠢蠢欲动与钢琴节奏性增强仿佛预示了往后剧情的跌宕起伏。


这一段出色的弦乐与钢琴交织后,鼓声似湘夫人强烈的爱与恨意跟进。“所有进入潇湘谷的人,进得来,出不去。” 琵琶与钢琴的不断交织变化,渐渐升华为高潮,完全统一融合,使全曲极富感染力。不管是西方古典音乐,还是中国传统音乐,都能用颜色作为比喻,它们都是由无数的花纹为装饰,所铺陈的单一却浓厚的色彩。这时激扬之音,将潇湘谷、湘夫人与湘君的情感与技能完美展现出来,在伴随着激烈的节奏、强劲的鼓点之下,上演着一场红色妖异的东方管弦乐,就像遍地火照的曼珠沙华。

音乐的最后,钢琴与箫声,一前一后,琴声淙淙,似一个未出口的承诺,箫音泠泠,如一句未启唇的答语。

“你又要离开了吗,一如往昔,就像从未来过。”


音乐创作设计:

玄机出品全新特别篇,以全新叙事手法,从一位误入潇湘谷并最终丧命的青年剑客的角度,讲述阴阳家两大长老“湘君”和“湘夫人”的离奇往事。The One studio在为期量身配乐设计中,采用中国民族乐器,配合西方影视配乐的技巧,结合《帝子降兮》中明暗的场景特色,将中西方音乐创作相互融合并用音符诠释对东方幻想之美的表达。


特别篇不仅使得剧情人物神秘感倍增,而故事的走向也变得愈发不可捉摸。所以整个音乐的色调设计为暗色调,从调式选择上尽可能的避免辉煌的大调从而利用中国调式或日本小调式成为音乐发展的中心。旋律进行采用小调上下行音阶,特别是其中的增四度音程将灵异孤寂的情感表达得淋漓尽致,也将音乐整体加以提升。


整体音乐大致设计为四个段落。让我们回到开始的镜头,风铃声、湘夫人叹息、竖琴出现小调式主题与箫声拔高,四种声音形成纵横对位,节奏上错落有致,音响上层次分明引入潇湘谷幽静灵异的画面色彩。紧接着间隔八拍出现一个强拍的中国鼓声与木琴节奏上进行互补对位,随着镜头从竹林拉伸至房舍。此时的琵琶奏出日本小调式音阶配合着湘夫人同时出现在荧幕与音响中,与画面节奏结合得恰到好处。在第一部分的配器中,鼓声作为律动持续在背景层中一共出现四次强拍直至00:37s’,而木琴与琵琶交替作为背景层的旋律部分丰富表现出民族调式的神秘感与韵味,配器中的前景也就是演奏最出彩的箫,是第一部分的旋律层也是亮点,音色苍凉辽阔,又能表现空灵、孤寂的意境。作曲家为此选用的是混响效果较为突出的音色,为的是能够体现出武侠音乐风格所独有的大气华丽和空灵感,而符合动画主题。随着画面剪辑速度加快,镜头切换加速,五件乐器的节奏对位与音色对位,依次出现,力度加强,加速动力性,铺陈交叠。随后第一段落音乐高潮与慢镜头(滴入画中曼珠沙华的血),同时升华。


00:37s’后,镜头与画面剪辑速度放慢。画面色调为火红妖异的红色,隐喻为湘夫人刻骨的寂寞和对湘君无限的思念,他们爱恨交织的同时为第三部分也就是高潮段落做引入与铺垫。首先,第二段落从音色选择方面来看,是与画面结合而设计的。在国内外大部分的音乐作品中,常常用弦乐队表现悲伤和女性的主题。所以作曲家为此选择使用弦乐队歌唱性强的中音区演奏长线条变奏主题旋律与钢琴高音区八度和琵琶做强拍点缀相融合,展现出武侠风格中各种场景与情感因素的神秘与不确定。其次,旋律主题动机更是作曲家精心设计,避开了片断化的叙述方式,直接用长线条增加了乐曲的流动性、旋律的平滑性,使得音乐与画面的结合更为顺畅,也让观众在欣赏的过程中能够更好地融入其中。再次,第二段落画风一转,从节拍上与前第一部分有明显的变化。从松散而有规律的4/4拍瞬间成为让听众突然抓不住律动的3/4拍,符合此刻剧情的发展和画面的速度,也为后一部分的高潮段落中三连音节奏型复杂化埋下了伏笔。最后,在第二段落后半部分的配器中,弦乐停止表现长线条旋律。一方面转向低音区里开始有了三连音与十六分音符快速节奏型的组合,将第三段落定音鼓与大鼓的节奏型提前先现;另一方面中提琴与钢琴形成八度演绎暗涌的旋律,它们形成配器手法里常见的紧拉慢唱对位模式。这种模式常用于高潮前的连接句结构,无论是从节奏上还是音响上都推动性极强。弦乐的蠢蠢欲动与各种乐器力度的增强将全曲引向画面和音乐的高潮。


00:58s’随着镜头与画面剪辑速度的加快,剧情中战斗的紧张和越来越不确定的人物关系,预示着无论是音乐还是画面的高点即将到来。首先,从节奏型的复杂话来说,背景层从之前第二段落的八分音符变为了八分三连音与十六分音符组合,丰富的小音符与快速的节奏性让音乐此刻性质变为紧张,急促,不安,与画面的战斗场面强烈吻合。其次,在音色配器上,为了整体音响力度的增强,背景层中除了本已有的弦乐队做节奏型,还新加入了中国鼓和低音PAD环绕的采样音色,打击乐部分还加入了小型打击音色的演奏,表达出情绪和激烈程度的逐渐高涨。鼓点的与弦乐织体的交织和PAD营造的浑厚的低音氛围使整个背景层大气而激烈。前景中,钢琴高音区十六分小音符的三连音如流水一般滑落,与在主旋律的空隙处都不时地加入的琵琶连奏交相辉映,颗粒感极强。音乐高潮部分,加入了琵琶与钢琴与弦乐叠奏旋律主题动机,增强了音乐张力与厚度。音乐的情感也从高潮部分一直持续到并没有在强拍结束的结尾,毫无拖沓感,耐人寻味。


最终以钢琴的华彩和一个强而有力的打击乐的停止,到达全曲整个高点。随后,进入短短两小节的尾声段落,弦乐铺底,钢琴三连音的华彩,和拔高箫音,与第一段落首尾呼应,箫声随着镜头的拉远,而慢慢淡出。全曲结束。


《帝子降兮》配乐风格大气凛然,充满着神秘感,突出了武侠风格音乐的主题,与画面紧密贴合,民族性乐器的音色与特点也很好的融合到了乐曲中。此曲由中国动漫游戏第一音乐制作厂牌The One Studio全程操刀,配合制作精良的画面效果,为大家奉上了神秘唯美、悬念迭起的视听盛宴。



编辑: 張瑞


音乐试听链接:http://www.theonemusic.net/index.php?controller=site&action=products&id=589